2018-12-09

雪已经融化的差不多了,可见的只剩下屋顶,树枝上的零星点点,和路牙边堆积的一团团,只等开晴再化成水。室内的暖气开得很足,去室外抽烟披着一个薄薄的外套。走在走廊的尽头,躲在摄像头照不到的角落,走廊的两边的门对称着好看,地刚被拖过,地面映衬的灯光将整条走廊照着通亮,空气凉而新鲜。站在地瓷砖的中轴,随着音乐韵动,只管放空。另一尽头的门被推开,走出一个也来觅新鲜空气的女子,穿着长长的红色外套,手中端着一只热水袋,滴答滴答的高跟鞋底踩着地面的声音,清脆有力,缓缓踱步面向我而来,约莫走了十米的样子,又转身踱步去了。长长的走廊,两面的尽头,一个红衣的女子,一个黑袍的男子,踱步声、摇滚乐与一缕烟愁。

空气凉而新鲜。

返回 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