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事 2017

我想把过去的自己好好整理一番。

但我不是一个好的记录者,也许是因为少有值得在人生时刻表上记录的事情,过往的年岁之间几无可供回忆参照的事件,于是慢慢糊做一团,无法触碰。我曾经这样宽慰自己,在时间面前,每个人都只能做个远视眼,无法将当下看得真切,只有当时间离得自己足够远,才能看清什么是值得铭记的事,哪些是不敢忘记的人。然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,过去的那一边发芽一......